昨日下午3點鐘左右,在石船鎮天宮社區的清淤現場,重慶晨報記者見到了50多歲的樊登文,只見他一臉疲憊,卻依然在現場指揮,和村民們一起清淤,排查房屋險情。
  說起樊登文,天宮社區的化肥農藥店老闆孫德樹,感激得眼淚都快流下來了。事情還要從前天下午4點半左右說起。
  樊登文是麻柳村的村黨委書記,為了帶領村民致富,他發起併成立了一個竹筍專業合作社,從農戶手中收購各種農產品進行加工,然後銷往外地。
  前天下午4點半左右,之前忙活了兩個多小時轉移河邊群眾的樊登文,突然想起來,自己和其他農戶的合作社也有被水淹到的危險。於是,他匆忙地趕回合作社,組織員工把一樓的辦公設備搬到二樓。
  正在他想採取進一步措施、儘量轉移庫存的榨菜、紅苕粉等貨物時,麻柳沱大橋的垮塌使河水暴漲了1米多,辦公室一樓的水位一下漲到了膝蓋的位置。
  樊登文馬上意識到,水位已經漲到這個位置,上游孫德樹家的農藥、化肥必須馬上轉移。
  想到這裡,他二話沒說,讓自己的員工馬上撤離辦公區,到其他地方幫忙,自己也快步趕到孫德樹的店鋪。
  當他趕到時,發現河水已快漲到孫德樹店鋪的門口。“我當時想,如果這些化肥、農藥被水泡了,商戶本身損失一些倒是小事,可是這些農藥對水環境的污染,會引發更嚴重的後果。”樊登文回憶說。
  於是,他馬上組織人手,在最短的時間內,把孫德樹的1噸左右的貨物轉運到了安全的地方。剛運完沒多久,洪水便漲了上來。
  這時,樊登文才想起自己合作社的貨物,等他再想返回的時候,道路已經完全被淹沒了,他只好又投入到了轉移群眾,維護秩序的隊伍中。
  昨天上午,等水退去之後,樊登文來到合作社,發現自己的兩輛車已經完全被水淹沒過,就連倉庫里的貨物也全都被水泡了。如此一來,洪水給整個合作社造成了200多萬元的損失,屬於樊登文自己的至少有20萬元。
  “我損失是損失了一些,但我作為一名老共產黨員,一個村黨委書記,那個時候,我必須為更多人著想。寧可自己損失一些,也得先幫大家伙轉移,尤其不能造成更嚴重的污染。”樊登文說。
  重慶晨報記者 王寒露  (原標題:幫村民搬農藥化肥,自家損失20多萬 )
創作者介紹

ivana

ot57otubs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